冰心部落

關於部落格
經過這些年的生命歷程,
希望努力地活出自己..
  • 364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連續劇惡夢

說到做惡夢的經驗,相信人人都有..
不過....
有沒有人跟我有相同經驗,惡夢變成連續劇連綿不絕的?


這種惡夢真的很討厭..
你明確知道自己在做夢,但是卻仍然可以感覺..
心跳因為恐懼而快速跳動..
雙腳因為發足狂奔而微微顫抖..
呼吸更因上述二種理由而急促非常..


但是你天殺的知道自己在做夢..
卻完全無力控制身體的反應..




惡夢第一幕


我跟家人在一棟大樓裡,發現外面到處都是受到病毒感染的人..
這些人有意識,是活著的,會思考還會交談,但是異常嗜血力大無窮..
所幸這些人的樣貌跟正常人不同,說話也不太正常,還不至於分不出敵我..
但他們也能夠分辨哪些人是同伴,哪些不是..
換句話說,他們能夠判斷人是否被感染..
他們會攻擊未受感染的人,只要對人造成外傷,就會成為他們的同伴..
這些人畏光,只在夜間行動,到處吃人..
找到活人,若沒有被吃乾抹淨,就會成為其中一員..
他們不是無敵,會受傷,但是痊癒的速度比正常人快太多..
他們不是吸血鬼,雖然相同嗜血也一樣在夜間行動..
但也不像惡靈古堡裡的殭屍,只有動物本能會吃人又沒自我意識..


夢到這裡,我就不想再繼續夢了,硬是強逼自己醒來..
感覺頭正在隱隱作痛,因為實在太疲憊,很快地再度睡著..





惡夢第二幕


「天啊,我怎麼又回來了!我不要夢了啦!」我在心裡OS著..
這時場景已經轉換..
我置身在車裡,老媽正開著車..
我們正在遠離那個有殭屍的城市..
車窗外是無邊的土地和炙熱的太陽..
似乎為了某事,我們離開了在夢中是家的地方..


我再次強逼自己醒來,因為我真的很累很想睡覺..
照經驗再睡著的話,肯定又要繼續演連續劇..
不想再繼續做這個亂七八糟的鬼惡夢..(還真的是鬼惡夢!)
看著天花板,頭痛變嚴重了,我撐了一下才又睡著..





惡夢第三幕


「該死,又這樣!」我在心裡狠狠地OS著..
沒錯,我又回到夢境裡,真的是糾纏不休!
場景又回到第一幕的大樓,我們居然又回到家了..
我很不能理解地問老媽,明明知道這裡有殭屍幹麻還回來?
誰知道,我老媽居然天兵地回答我:「就算去到別的地方也一樣!」
哇靠,這是什麼鬼答案啊?
在我們離開的期間,這裡除了我們根本就沒別的活人了!
顧不得開罵,天已經黑了,殭屍要上門來吃人了....


殭屍會思考,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因為那意味著,他不是只會靠蠻力撞破你家大門而已..
他還會用各種辦法闖進你家把你吃了..
這一晚,我跟我弟為了防堵殭屍入侵搞得精疲力盡..


「明晚你打算怎辦?」我問我弟,繼續這樣下去我受不了..
我弟說他已經準備好了,窗欞垂掛著一根童軍繩..
我說,一根不夠長吧,我的也拿去..
從包包裡找到我的童軍繩,跟他的結在一起..
是我放手跳下地面也不會摔斷腿的長度..
準備完畢,我們打算先睡一覺,日落前逃跑,因為折騰了一晚實在太累了..


(啥?你問我為什麼不走樓梯搭電梯?我沒夢到我怎麼知道啊?)


趕在日落前,我跟我弟拉著童軍繩,逃離那棟大樓,二人發足狂奔..
「接下來要去哪?」我氣喘噓噓地問,自己都聽得見心跳的聲音..
「我知道一個地窖!」我弟在前面拉著我的手跟我說..
跑了一陣子,我們在一個類似下水道孔蓋的地方停下來..
這時天已經黑了,四周開始騷動著,那些殭屍要出來了..

「快進去!」我弟拉開窖門,我想也沒想就鑽了進去..
冗長的通道內,我弟抓著我的手,領我到了一個小房間..
有一個男人,卻從房間的另一道門走了進來....
我本能地抓住我弟,「你是死的還是活的!」
心想這人要是殭屍,我跟我弟就完了....
「活的!」對方回答我,不是不正常的說話方式....
我稍稍放了心....


說時遲那時快,當這段對話結束時,竟然有一排繩索從天而降..
成列身著迷彩服的軍人,個個荷槍實彈,槍口對準了我們三個人....


媽的,什麼鬼啊!
我拚命逼自己睜開眼睛,哇靠天都亮了..
頭痛欲裂是現在唯一的感覺..
該死的是我還呼吸急促、心如擂鼓咚咚作響..
心情差到一個不行,為了這個亂七八糟的惡夢..
損失一夜好眠又沒人會賠我....


真正是氣得七竅生煙又沒處發洩!




別來問我細節,我要是有夢到我就會寫了....
做夢要夢到有劇情不太簡單了,還讓我印象深刻到可以寫下來..
如果還要求得合情合理,就實在是太過強求了吧!
夢境要怎麼安排,那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我要是可以控制的話,那我今天就不會寫這篇網誌..
不然我就不會脫離不了夢境又沒睡好,搞得隔天頭痛得要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