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部落

關於部落格
經過這些年的生命歷程,
希望努力地活出自己..
  • 364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婚事中的遺憾

整個婚禮關聯的事情多如牛毛,說真的沒有辦法事事盡如人意,我自認已經是要求非常少的新娘,都還免不了遺憾,若是有特別憧憬的新娘們,恐怕這樣的感覺會更加深刻。因為二家人的習俗一定會有所差異,需要很多讓步跟妥協,跟自己心中期望的也有可能衝突,這時候說真的,只能自己調適,我的經驗是不執著,順應現況,長輩吩咐了就照做,不能接受就讓馬克去協調,協調不成的話,OK 我就承受(但是不保證不會埋怨,不然我就不會寫這篇了..)

 

 

1. 訂婚宴餐廳 出包頻頻(鯤鰭日本料理:高雄市苓雅區四維三路71號)
 

 

店長海口誇得太大,當天根本無力調度,領導能力:O、應變能力:O,任由出菜進度嚴重拖慢,一點辦法都沒有。菜餚端上來,幾乎全是冷的,該是熱的東西冷掉,口感根本就全走樣,你能想像冷掉的炸物吃起來是什麼感覺嗎?白白浪費精選食材。連味磳湯這種該是熱的湯品,都還能放到變成冷冰冰的端上桌,我實在不知道可以說什麼了!擺盤是漂亮好看,但是難吃有什麼用呢?一餐飯吃下來三個小時(因為真的上菜太慢),客人們還沒吃飽說要帶便當。上菜的服務生敏感度差到不行,常常站在一邊發呆聊天,也不會巡視看看有沒有客人要補茶水,還得我們的客人自己要,算啥服務啊!沒砸桌很給面子了好嗎!

 

訂婚儀式場地原本說會有桌子,結果,當時除了我們帶去的高矮椅子之外,空空的,根本什麼都沒有!
 

 

 

 


導致原本要在同場地進行的奉茶儀式,只得移到宴客會場進行,打亂原定計畫。甜茶熱到不行,是要叫人怎麼短時間喝完,奉茶的茶是要全部喝乾的,結果收茶杯時裡面還有很多茶,根本沒辦法喝完。
 

 

 

 


做得這麼差,酒席費用還全部都要收,沒關係,你要收錢收到滿,我也不諱言你真的做得爛爆!我爸媽相信你、讓你承包我的訂婚宴,結果你搞成這樣,我們失去的顏面,就算你不收錢也賠不回來,同時你這個人也沒一點信用了,承諾的事情全都沒做到,你敢跟我爸收到滿,你都不會覺得心虛慚愧嗎?


 

2. 迎娶遲到


 

上車時間是早上九點十五分、進房時間是九點五十分,原本設計好要讓伴娘出題考馬克,結果,車隊最早只能八點半出發,說是因為車子是借的不是租的,司機前一天也要上班....云云,這類莫名其妙的怪怪理由。我自己覺得啦,要是怕早上起不來,就別答應說要當司機,而不是我們辦婚事的人,在遷就司機有工作起不來吧?馬克不用工作嗎?他不是一樣也得早起?這根本不是晚出發的理由啊!好了,就因為這樣,這下闖關遊戲就玩不成了。(馬克,你倒好,逃過一劫!忘記拿伴娘禮服的大包,伴娘就這樣處罰不到你了!)


 

事情不是這樣就完了,當天九點了,還不見車隊影子,好不容易人到了,一堆人在那邊找胸花(奇怪這種東西是很重要嗎?到底誰不知道馬克是新郎、我是新娘的?就一定要別那朵胸花才可以就是了!)浪費了大半時間找胸花,嚴重壓縮到拜別的時間,一切就只好在匆忙之下完成。馬克,這件事情,是這場婚禮內,你即使窮盡一生,也再沒有機會能彌補的過失!


 

3. 沒拖長的白紗裙襬


 

欸,說到這個,要先提一下我的白紗。當初選這件白紗,除了因為糖糖喜歡這件之外,它的剪裁相當適合我的身形,而且深V領有很高的爆點,加上裙襬有我喜歡的小花花,所以第二次選禮服的時候,我換掉原先選的二件晚禮服,但還是留著這件白紗。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結婚當天適逢冷氣團南下,於是深v領的好風光只好裹在披肩內,賓客無緣得見,沒辦法,真的太冷,我沒有披肩就發抖,大家想看的話,就看照片吧。



 

有無披肩的對比



 

 

 


 

回到正題,第一次白紗進場前,我跟馬克還有工作人員在休息室等,花童的媽帶著二個花童,忽然闖了進來,說是要提裙襬,說真的,我當場臉綠!

 

拜託,白紗裙襬不就是要拖長嗎?妳們花童要亮相可以走在我前面,幹什麼非要提裙襬不可?躲在我後面誰會注意到啊?妳花童的媽也是結了婚的女人,妳不要告訴我:妳不曉得白紗裙襬要拖長!妳現在是來亂的是嗎?是不是當年妳白紗也沒拖到裙襬,所以妳現在也要對我如法炮製一番?偏偏馬克這時一句話也沒說,等於就是默認了這樣的決定。快踏出門之前,我的新祕又交代我的伴娘幫我提尾紗(伴娘沒結過婚,平時不太注意這些東西,所以我可以理解她怕我不好走,可是新祕,妳....妳是新祕耶!難不成妳也不知道裙襬要拖長嗎?)我還來不及叫伴娘放掉,就已經進場了,於是....
 

 

 

 

對,別的新娘有拖長長的白紗裙襬,我就這樣沒有了!走到主桌之前,其中一個花童還一直踩到我的裙子,而且每一步都踩中,是有沒有這麼準?我甚至一度覺得裙撐有可能會被她踩掉。走到一半,我很著急地對馬克說:「她一直踩到我的裙子。」馬克只不耐煩地回我:「好啦!」

 

就這樣,我雖然臉是笑的,但心裡一肚子火,完全不知道餐廳主持在講啥,整個就悶爆了!

 

小孩無罪,有問題的是大人。當初花童的爸問馬克需不需要花童,我就堅決說:「免!」後來不知怎麼搞的,還是冒出二個花童,我原本覺得那也沒差,反正花童不用做什麼事,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讓大家稱讚可愛就好了,沒想到居然會冒出來要求提裙襬,馬克又一句話都不說,放任事情進展到進場時我一直被踩裙襬,我X!去你們的啦!

 

4. 被擺了一道的結婚登記

 

這件事情寫過了,請按這裡

 


 

 

婚只會結一次,十年後的補請只是我一時的玩笑話,馬克你跟我自己都知道,實際如我們不太可能勞師動眾再搞一次,你想要補請,還得看我有沒有力氣再耗一次。拜別跟裙襬,前者是不可能彌補了,後者雖然有機會,但我想實現的機率也很低吧....


 

除了訂婚宴,剩下的三件事我都跟你提過,裙襬的事只講過一次,所以你就忘了,戶籍的事情討論過二次,你也不記得,闖關遊戲就不用說了,提太多次了,結果也沒有實現。我對婚禮的要求,除了希望可以在餐廳宴客,要請新秘跟婚攝,其他細節我真的不怎麼注重,長輩想要怎麼樣大多是順從,MV 其實也可有可無,但我答應你會有成長 MV,而我知道你有告訴你爸媽,我就要做到。可是你忘記的事情也太過巧合了吧,我真的很難不懷疑你沒有一點私心。


 

裙襬的事情,我本來以為我可以自我調適好,結果我居然會又夢到這件事情,不好意思,我現在才知道我真的很在意!但是在意也沒有用,遺憾已經造成了,除了我自己,我想也沒人會記得沒拖長的事情(或許有人記得,怕我傷心沒有提,這真的就謝謝了!)我一直篤信「婚禮只有一天,但生活是一輩子」,婚結完了,這些不開心就應該要過去,生活如常,你一定會說事情過了就過了,我只能說:你不是我,所以你不懂!


 

你可能會覺得被我唸得很無辜,但是,你為了要「顧全大局」,所以犧牲我,那現在我唸你,你就乖乖認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